所以你在这儿办卡放心就是了

2020-07-21 11:16

也就是说,张先生已经是该会所的会员,张先生只和负责他的工作人员联系,工作人员就会安排好接待、服务、结账环节,不需要出示会员卡等证明他是会员的资料。

见张先生到了,“小余”迎上来,是一个看上去30多岁的女性,引导记者一行前往0428包间。一路上走廊里非常安静,个别包间门口站着服务生“随叫随到”。

“类似商务洽谈之类的活动,这里都能提供相关的服务,不用到处跑了。”工作人员说,“除了这些,我们还有公寓,如果有需要得另外单独安排。公寓也是超豪华,不像一般的总统套房。”

体验店整个一层包括洗浴区和休闲区,休闲区有播映室、红酒雪茄吧、就餐区、至尊vip间等,合计面积约有四五千平方米。提供的服务包括餐饮、按摩、洗浴等。

“直接报卡号,或者报自己来此消费时常用的‘别名’,或者说出单线联系的某个工作人员都行,不会有人多问。高级会所之所以敢这样做,背后是有极高的准入门槛做支撑的。”薛燕说,有些会所即使有卡也是不记名卡,就算别人捡到这张卡,也不知道卡主是谁。

这些“高档会所”的服务如此“滴水不漏”,什么档次的消费水平才能进入这样的场所?

记者上午来到这家体验店发现,提供的项目类似“至尊vip”待遇,进入也需办理会员卡,与相关工作人员单独联系;需要服务,则由“单线联系”工作人员安排。

曾在北京某高级会所担任客户经理的薛燕告诉记者:“进入很多高档会所都是靠会员推荐,有专门的经理负责‘批’,被推荐做会员的人有钱还是有权,经理一眼就能看出来。为了隐秘,接待的时候是不会同时让两批客人同乘一趟电梯的,也就是避免不同批的客人相互照面。”

电梯口有工作人员把守,楼层已经按好了“4”,记者等4人进入电梯后,门关上的一刻,电梯口工作人员对着对讲机小声说了句,“上去了,小余。”

“来这儿消费的有几个是自己花钱的?大家都知道。不是当官的就是有钱的呗。要是不安全也不会有人来了,所以你在这儿办卡放心就是了。”工作人员说。

张先生是一家位于东四环外的会所的“vip”,近日,记者跟随张先生对该会所进行探访。

会员不用出示会员卡,报个名字即可,“高端服务”为何对会员如此“潦草”呢?

“说得通俗点,其实这样的场所外面看就是垃圾场,一进去就像皇宫一样,都掩饰得很低调。”据薛燕介绍,所谓的高档会所,门口不挂招牌,一般都比较隐蔽,低调到连附近老百姓都不知道里面是干吗的。

结账时,“小余”拿来一张单子请张先生签字,张先生只在单子上潦草地画了几下,根本看不清是什么字,也不用出示会员卡,结账就算完成了。

“先生您可以点歌了,足疗师一会儿到。还需要其他什么服务吗?”进入包间的服务生问张先生。

“隐秘做得好不好,这是会不会去这家会所消费的最重要的评判标准。”薛燕说,越隐秘越安全,所以服务员记客人的名字都用别称,不多问问题等都是最基本的保密方法。

“公务员不具备高消费能力,所以,会员卡由于其隐秘性成为行贿‘利器’。”从业20年的资深律师张宇说,由于反腐力度加大,送钱送物等“传统”形式逐渐隐退。

而当记者问为何不需要会员卡时,张先生则说:“哪用得着用卡,直接有人单线联系,他们都懂,没人会多问你的其他信息,告诉他谁负责跟你联系就行。他们要拿的钱一分也少不了,只接待会员。你要不是他们的会员,过来玩他们是不接待的。”

进入张先生所去的这家会所,会员门槛是20万元会费,如果只在10万元以内,只能去这家会所位于东三环京广桥附近的体验店。

而享受这些“高端服务”,费用自然低不了。张先生一人只做了足疗、肩颈按摩的服务,加上中间上的两个果盘,就已经消费8000多元。

这里有假山流水的园景,所有的墙体使用红木装修,大厅里还有金色立柱,水晶般的吊灯透着昏黄的光映照得周围更显得“金碧辉煌”。

停下车,记者等人下车,便有穿黑色制服的男服务生迎上来,张先生说了句“小余。”服务生只是朝着电梯喊了一声“4楼,0428”,其余一概不多问。

车至会所所在地,是一栋“没有名字”的灰色楼房。车直接开进了地下停车场。

“小余,我们四个人,大概半小时左右到。”出发前,张先生给会所打电话。他说,只需要跟会所里一位服务生联系即可。

“我们的卡最低是3万元起步,不用要身份证,你交完钱登记一个名字,回头来用卡的人报名字就行,不用出示卡。我们都懂规矩的,放心。”记者以公务办卡送礼为由咨询西大望路附近的一家高端美容机构,工作人员解释。

记者看到,这家会所除了装修豪华,服务项目也很齐全,可以到ktv唱歌、看电影,修脚按摩都可以。当然还包括服务生说的“其他服务”。